首頁 / 互聯網影視 / 正文

首發定檔就炸屏的2020版《奇門遁甲》到底什么來頭?

網絡電影《奇門遁甲》宣布定檔3月19日,引發行業內高度關注。在各大平臺為吸引會員、留存用戶而重金投注獨家內容的檔口,首發定檔海報就炸屏的2020版《奇門遁甲》到底什么來頭?

3月5日,騰訊視頻公布了網絡電影最新升級的分賬合作模式及2020年1月—2月分賬影片榜單,這使得國內三大視頻平臺愛奇藝、騰訊視頻、優酷在網絡電影賽道上的競爭布局進一步趨于白熱化,“三國鼎立”的態勢也愈加明顯。

這同時也從側面說明,隨著網絡電影“提質減量”、內容升級趨勢的深度踐行,各平臺加大了對頭部內容的投入力度,讓優質內容有了匹配更好收益空間的可能性。隨之而來的,是頭部精品網絡電影將成為市場追捧的對象,成為制作團隊努力的目標,無疑也將在市場上占有更大權重,行業真正迎來“內容為王”的時代。

1

“2020版《奇門遁甲》不懼與院線版做比較”

2020版《奇門遁甲》由奇樹有魚聯合項氏兄弟共同出品,項秋良、項河生執導,這可謂是網絡電影行業里強強聯手的頂配組合。以《四大名捕》系列、《毛驢上樹》等作品享譽業界的頭部網絡電影公司奇樹有魚,與有著“必出精品”美譽的制作團隊項氏兄弟在這個項目上的深度合作,讓影片從策劃到制作的基調和水準有了品質保障。

同時,2020版《奇門遁甲》更是2017版徐克監制、袁和平執導的同名院線電影唯一正版授權拍攝的網絡電影。作為2017院線版《奇門遁甲》IP使用權的授權人代表,原版《奇門遁甲》編劇、制片人魏君子也同時擔任2020版《奇門遁甲》的制片人。魏君子在接受采訪時表示,網絡電影與院線電影一樣,內容上的要求都必然是趨向于好故事、好制作。2020版《奇門遁甲》從授權鏈到制作,團隊并沒有把它當成一部網絡電影來操作。

于是,原院線版編劇之一楊秉佳也加盟成為2020版《奇門遁甲》主編劇,劇本創作近10個月,這無疑賦予影片更多品質保障。不同于2017院線版的多線敘事,2020版《奇門遁甲》在保留“霧隱門”核心概念之下,講述了一個少年英雄成長的故事,視角更垂直,情節更流暢,節奏更緊湊。

其次,影片經歷一年多籌備期,從鎖定概念、故事定調,到美術置景、服化道層面都嚴抓細節。在延續原版奇幻武俠風格的基礎之上,2020版《奇門遁甲》多了很多宏大的視效設定,也是項氏兄弟比較拿手的風格,同時更需要美術在前期籌備時和特效部門做精確精準的配合。

為保證影片視聽的全面升級,2020版《奇門遁甲》還特邀曾多次斬獲金馬、金像等重要獎項,曾任《功夫》《龍門飛甲》等作品視效指導的鐘智行,擔任本片視效指導,為影片在奇觀視覺上的呈現保駕護航;同時邀請了知名作曲家金培達擔任影片作曲和音樂總監。殿堂級的視效和音樂團隊的加持又為提升影片的制作水準加分不少。

2

演員配置上,以溫晁一角在《陳情令》中給人留下深刻印象的賀鵬擔任本片男主角,相信北京電影學院科班出身的背景讓他在人物塑造上有相當的駕馭能力;香港老戲骨高雄的加盟也讓影片有了質感的提升;外形氣質與角色高度契合的演員林妍柔在2020版《奇門遁甲》中更有驚喜發揮。

經典IP,院網頭部電影團隊合力加持,頂級規格的制作班底,奇幻、武俠、動作網絡電影最熱賣的題材類型,展現了2020版《奇門遁甲》的滿滿誠意,也印證了主創團隊力求打造一部高品質視效大片的決心。影片出品人,奇樹有魚創始人董冠杰曾表示,“2020版《奇門遁甲》不懼與院線版做比較”。

全網炸屏的背后,是對網絡受眾的“精準收割”

早在2017院線版《奇門遁甲》上映之前,奇樹有魚就已在著手策劃這一經典IP的改編了。

從2020版《奇門遁甲》預告片中可以看出,影片具備特有的東方奇幻色彩。短短幾十秒,六目八爪食人蛛、魔骨大蛇、骷髏等邪祟之物接踵而至,中國特有的武俠文化與玄學秘法“欲蓋彌彰”,呼之欲出。更有超奇幻的蜘蛛怪獸與巨蟒雙組合硬核大戰,扎實為觀眾奉上一場視覺與動作完美結合的“大餐” 。

由于2020版《奇門遁甲》從一開始就選定了不同于院線的播出媒介,主創團隊勢必會更多從網絡用戶層面作考量,選取更適配的內容呈現角度。在前期策劃上,奇樹有魚發現2017年版《奇門遁甲》在網絡端的數據表現非常好,甚至1982年袁和平執導的第一版也有眾多擁躉。這就說明,網絡端存在著大量用戶,對“奇門遁甲”這個IP本身有著相當濃厚的興趣?;诖?,無論是2017年的IP改編預選、2018年的IP改編確定還是2019年項目制作,通過對“奇門遁甲”IP進行實時大數據監測,反饋到制作端,主創團隊都在項目前、中、后期重點考慮著網絡付費用戶的觀影需求與喜好。

如此清晰精準的IP改編定位都得益于,出品方奇樹有魚深耕市場多年,對互聯網視頻內容,付費市場獨具敏銳度,以及在網絡用戶內容喜好和觀影行為上有著精準把握,懂用戶、懂渠道、懂內容。

而影片主創團隊按照院線電影標準做劇本,且充分照顧到年輕用戶群體的觀影喜好。導演項秋良、項河生表示,2020版《奇門遁甲》在造型和美術上有參考、致敬2017版《奇門遁甲》的部分,同時也會設置一些網絡觀眾喜聞樂見,新的趣味點,尤其在霧隱門四大高手的造型上,有“地中海”、“大手臂”、“女俠范”等各種設計,同時霧隱門里每個人的法術、性格特點等都有非常鮮明的不同呈現。

其次,2020版《奇門遁甲》在敘事節奏上也會比較符合網絡受眾的觀影習慣,在致敬徐克式奇幻風格的基礎之上,打造獨具新鮮審美的“項氏奇幻武俠大片”,追求創新的同時,更注重影片內核精神的傳承。

這樣看來,2020版《奇門遁甲》受到如此青睞,也是實至名歸了。

院網融合的趨勢加強,優質內容是根本

隨著電影行業院網融合的趨勢加強,在線觀影用戶的規模和市場進一步擴大。隨著2019年以來U型轉彎的漸進式發展,作為份量愈發重要的文娛消費品類,優質的網絡電影頭部內容對于視頻平臺會員的拉新、引流效應顯著。

在經歷粗放式冒進生產;有政策監管、精品化概念下的自我調整;有IP系列化運營的革新進取的幾個階段后,繼“網絡大電影”、“網大”正式更名“網絡電影”后,這個成長6年的內容形態已然邁入更規范更成熟的發展軌道。此時,也正是網絡電影不斷用頭部精品內容為自己正名的階段。而2020版《奇門遁甲》正是奇樹有魚全方位打造年度頂級項目的一部力作,這不單指票房、口碑,更包括網絡電影行業影響力的綜合提升。

“以前所謂的精品化大多指制作精良,但接下來整個網絡電影市場會有一次比較明顯的質的飛躍。除了制作,還包括在劇本、故事、演員等方面也會有較大提升,類型化會有更廣的分布,行業出現綜合維度的提升。”正如董冠杰在談到新階段的網絡電影“精品化”時如此表示。

全網炸屏的背后,優質內容才是根本。2020版《奇門遁甲》在原有網生團隊中擇優,加入專業級院線電影團隊,用電影標準來組織全盤項目。很大程度上來講,這也是院線電影和網絡電影的一次大規模融合,不僅為網絡電影質量升級添磚加瓦,為電影本身提供更高的價值空間,更為電影行業商業模式升級做出積極探索。

關鍵詞: 奇門遁甲 來頭 海報

掃一掃關注“電影界”微信公眾平臺

掃一掃進入移動端瀏覽

責任編輯:FH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