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速遞 / 正文

黑澤明電影《野良犬》《尋槍》和《PTU》之間的聯系

黑澤明作為大師中的大師,導演中的導演,其作品影響了全世界的電影創作者,一直是當代導演們的隔代師。

黑澤明是一代電影大師,全能型的電影天才,在他早期的電影作品中《野良犬》不是最優秀的,但也絕對是值得彪炳史冊的那種作品,真是不得不佩服大師神一般的藝術創造力。

這部電影上映于1949年,講了一位東京警察手槍被偷之后奮力追兇的故事。聽上去好像是個簡單的警匪片的故事,但是黑澤明大神卻在類型片中做到了藝術片的表達。

他在片中狠狠地表現了日本戰后經濟崩潰,年輕人大量失業,從而導致走上犯罪的道路,借此展現出了對社會現象的抨擊和高度的人文關懷。

黑澤明作為大師中的大師,導演中的導演,其作品影響了全世界的電影創作者,一直是當代導演們的隔代師。

《野良犬》講了一個警察尋槍的故事,2002年陸川執導的《尋槍》也是一個警察尋槍的故事,還有2003年杜琪峰執導的《PTU》依舊是一個警察尋槍的故事。

那么這三部電影之間有沒有聯系呢?

從目前的報道來看,無論是陸川還是杜琪峰都沒有說過自己的創作和黑澤明有什么關系。

那么作為同類型的電影,就算各自的主創沒有表達出某種的聯系,也依然不能否認它們之間存在著某種聯系的事實。

《野良犬》中三船敏郎飾演的28歲警察,最后追兇發現偷自己槍的也是一位28歲的青年,只不過他沒有工作,整天只是在城市中晃蕩。

兩人除了年齡相同之外,經歷也有點相同,日本戰敗之后都是從軍隊退役了下來。而不同的是三船敏郎飾演的這個角色退役之后,順利進入了警局,而偷槍的扒手在回來的火車上就被偷了細軟。

同樣是戰后退役,有的人順利就業,有的人則被社會狠狠拋棄,從此就有了截然不同的人生。

最后對決時兩個28歲的年輕人,都穿著同樣款式的白色西裝,在太陽光的強烈照耀之下,竟然分不清誰是誰,像極了一個人的一體兩面。

試想一下,如果當初火車上被偷的是三船敏郎飾演的警察,而扒手能夠順利就業,那么他們的人生會不會互換。這就是三船敏郎飾演的警察為和自己同齡扒手的人生感到悲哀的原因所在。

《尋槍》中姜文飾演的警察一直不停在追兇,在故事的最后雖然找到了一個兇手,但是從影片超現實的表現和很多細節可以看出,這個故事還有一個B面。

好的影評人指出,片中的兇手不是是賣羊肉粉的那個劉結巴,這個人只不過是姜文飾演的警察在潛意識中臆想出來的B面人格。

這一推斷在片中還是能夠找到一些細節作為有力的依據,比如姜文飾演的警察和這個結巴第一次見面,結巴明明在說話,姜文非要說人家是結巴。

所以《尋槍》的故事,也可以看作是主角在和自己的另一面人格做內心的斗爭,只不過這次是用超現實、夢境、臆想等后現代表現手法所表現了出來。

這就是《野良犬》和《尋槍》的聯系。

《野良犬》中三船敏郎飾演的警察在追兇的過程中,得到了一位前輩警察的極大幫助,不僅幫其找到了真兇,甚至還有幫其解釋心中的疑惑。

杜琪峰的電影《PTU》中林雪丟槍之后,任達華所帶領的PTU行動小組,也是在竭盡所能的去幫助同事,并且在這一過程中都表現出了同志之間那種默契的配合。

比如任達華帶著新來的傳令兵,教他如何做事,而傳令兵在最后關頭又幫了所有人一把,真正地詮釋了什么叫“穿上制服就是自己人”。

還有《野良犬》的最后,三船敏郎飾演的警察因為在找回手槍的過程中順便了破解東京販賣槍支的黑市,不僅沒有得到處分,反而得到了嘉獎。

這一點在《PTU》中更是被放大了好多,故事的最后一眾PTU隊員偶遇了準備逃離的黑幫。一番激烈的交火之后,黑幫就被全部擊斃了,而林雪也意外找回了槍,最后也有了一個浪漫的結局。

而不同的是《野良犬》中三船敏郎飾演的警察破解買賣槍支的黑市是在劇情的情理之中,而《PTU》最后的結局中偶遇黑幫更多的則是巧合和意外,甚至連林雪找回手槍也是巧合和意外。

這就是《野良犬》和杜琪峰的《PTU》之間的聯系。

同樣是一個警察尋槍的故事,因為創作者表達的落腳點不同,也就有了不同的電影美學的呈現。

黑澤明大師的《野良犬》是古典主義的開宗立派,陸川則是后現代主義的學院派表達,而杜琪峰則是個人風格之下的浪漫主義。

從觀影體驗而言,黑澤明和杜琪峰明顯完成度更高一點,或許這就是他們之所以成為大師的原因所在,而陸川只會越拍越爛。

掃一掃關注“電影界”微信公眾平臺

掃一掃進入移動端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