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電視&劇集 / 正文

《風味人間:第二季》上線,豆瓣9.4不是吹的

陳曉卿團隊最新作品《風味人間:第二季》,最近登陸了騰訊視頻,簡直就是王者歸來,豆瓣網友給出逆天的9.4分。

陳曉卿團隊最新作品《風味人間:第二季》,最近登陸了騰訊視頻,簡直就是王者歸來,豆瓣網友給出逆天的9.4分。

依舊是熟悉的配方,依舊是熟悉的味道,陳曉卿任總導演,蔡瀾、沈宏非任顧問,最主要的是解說依舊是李立宏老師那醇厚而富有磁性的聲音。

自2012年《舌尖上的中國》問世以來,這八年時間陳曉卿團隊屢攀高峰,一次又一次突破自己的天花板,硬是把美食紀錄片做到了極致。

國內已無人能敵,唯有英國的BBC,或日本的《壽司之神》團隊,能與之一戰。

什么叫文化輸出,這就叫文化輸出。

什么叫文化自信,這就叫文化自信。

從前年的《風味人間》開始,陳曉卿團隊的視野更加廣闊,著眼于全球去挖掘去發現世界上各個國家和民族的美食風味。

到了第二季,依然是這樣的視野,第一集以甜為主題,講得第一個故事就是喜馬拉雅山脈南麓,尼泊爾的深山之中,人們以采集野生蜂蜜為生。

世界上有一萬多種蜜蜂的存在,蜂蜜也是人類最早獲得原始的甜味之一,尼泊爾深山中的這類蜜蜂喜歡把蜂巢搭建在幾十米的懸崖峭壁之上。

采集人要想獲得這種美味,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當地人需要用古老的軟藤梯先爬于峭壁之上。然后利用長桿將蜂巢輕輕取下,這一過程著實讓人感到有些危險。

不過高風險之下肯定能夠帶來高回報,當地人將采集而來的古老蜂蜜制作成了美食,獲取甜的滋味,也會把它們帶進市場,這同樣也獲取了甜的滋味。

人類采食蜂蜜是古老的傳統,《神雕俠侶》中小龍女生活在活死人墓和絕情谷底時正是以蜂蜜作為能量來維持生命。

想想看假若有一天世界末日真的來臨,人類種植糧食的環境被破壞,是不是可以考慮一下通過養蜂來維持生命的延續呢。

尼泊爾人勇攀高峰,險境中獲取蜂蜜的身影,著實讓我想起了第一季中那個迎著海浪在海中追逐旗魚的鏢魚手。

這種通過與自然搏斗獲取自然饋贈的過程,每次看都讓我心潮澎湃,激動不已,為人類不可以被打敗的精神所折服。

片中還介紹了一款土耳其的傳統甜食,這就是被譽為土耳其甜食皇冠上明珠的“巴克拉瓦”。

這種美食我還沒機會品嘗過,但是土耳其我還是知道。

如果要我推薦出國游的目的地,歐美列強和東邊鄰居之外,我最想推薦的就是浪漫的土耳其。

土耳其不僅有熱氣球,還有厚重的歷史文明,其首都伊斯坦布爾地處亞歐大陸的分界點。

因此,這里自古就是東西方文明交匯的地方,東羅馬帝國在這里留下了遺跡,伊斯蘭文明也在這里留下了幾座世界著名的清真寺。

到了近代,歐洲人把鐵路也修到了這里,這就是世界上著名的東方快車,西起倫敦,東至伊斯坦布爾。

厚重的歷史文明,自然就會孕育出厚重的文化,土耳其就出了享譽世界的電影大師錫蘭,出了諾貝爾文學獎的獲得者帕慕克。

《風味人間:第二季》相比第一季,在形式又有創新,每當介紹到一個國家地區的美食,會引用文學大師的關于這個地區或者美食的名句,以此來加重影片的人文厚度。

介紹土耳其的“巴克拉瓦”時,正是引用了帕慕克關于伊斯坦布爾的描述,他是這樣說的。

“讓一千萬人聚集在伊斯坦布爾的,是生計、利益和賬單,但支撐茫茫人海的只有一樣東西……”

帕慕克沒有明說這樣東西是什么。

但我想應該是:甜蜜。

美食帶來的甜蜜,戀人之間的甜蜜,親人之間的甜蜜,或者是陌生人之間的甜蜜,這些都是城市的甜蜜。

中國的飲食口味分為“東辣西酸,南甜北咸”, 著名作家汪曾祺就出身在“南甜北咸”的地理分界線上。所以從他的文字來看,他什么都吃,什么都寫。

他寫故鄉高郵的咸鴨蛋、寫黃油烙餅、還寫夏天吃西瓜,隔著文字都能感受到的那種清涼。

《風味人間:第二季》中也介紹了汪曾祺先生筆下的一種甜食,這就是產于江南一帶的一種野菜——雞頭米。

汪曾祺寫道,“雞頭米老了,夏天就快過去了”,這就好像香椿老了,春天也就過了,只不過南方的夏天太長,北方的春天太短。

《風味人間:第二季》攝影超一流,文案超一流,立意審美更是超一流,強烈推薦觀看。

不過有兩點溫馨提示。

一是,請不要在空腹的狀態下看。

二是,請不要在深夜觀看。

請謹記以上兩點,不然就造了孽了。

關鍵詞: 豆瓣 風味 人間 第二

掃一掃關注“電影界”微信公眾平臺

掃一掃進入移動端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