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觀點&研究 / 正文

《控方證人》:懸疑電影反轉鼻祖,難以超越的黑白經典

《控方證人》改編自世界“推理文學三巨頭”之一的阿加莎·克里斯蒂同名小說,她有不少小說被改編成了電影,其中被觀眾所熟知的就有《東方快車謀殺案》、《無人生還》等等。

你能想象一部上映至今已經60多年,卻依然可以站在懸疑電影頂峰傲視群雄,豆瓣評分更是高達9.6分的懸疑巨作嗎?作為一部1957年的黑白電影,《控方證人》憑借著峰回路轉的劇情,無可挑剔的表演,妙語連珠的臺詞和意想不到的結局,在經歷了63年的考驗和洗禮后,無論從任何角度來看都擔得起“巨作”二字,至今被譽為反轉電影的鼻祖。

《控方證人》改編自世界“推理文學三巨頭”之一的阿加莎·克里斯蒂同名小說,她有不少小說被改編成了電影,其中被觀眾所熟知的就有《東方快車謀殺案》、《無人生還》等等。與她其它改編作品不同,《控方證人》除了繼承了她開創的偵探推理模式外,更多側重的是陰謀與人性,反而使整部影片變得詭譎而驚艷。

劍走偏鋒,《控方證人》一開始就告訴觀眾真相和答案——明確了兇手是誰,并準確地給出了作案動機。所以《控方證人》在劇情走向上要做的就是如何推翻真相讓觀眾相信制造出來的假象。我們先來梳理一下電影故事梗概。

沃爾被控謀殺一位富貴逼人女士,他去找這位聲名遠揚的公爵律師的時候講明了自己不是兇手,自己絕對少是清白的,但是苦于沒有不在場證明。他說自己深愛的妻子可以證明他的不在場,但是公爵律師問,“一個深愛你的妻子為你做的不在場證明可信嗎?”

在公爵律師問沃爾的妻子時,她的妻子言語神情透漏出一絲詭異,而且很明顯她不是深愛她的丈夫。

法庭上,妻子卻作為控方證人出庭。公爵律師先是表明妻子并不是沃爾的妻子,之前在德國做演員時就和Max結婚,所以她作為控方證人可以提供證詞,她說沃爾很晚回家,手上都是血,對她說“我殺了她,只有你能救我了!”,證詞直接證明了他丈夫的謀殺罪。

看到這,所有的觀眾都感覺沃爾是無辜的,只是苦于沒有不在場證據,然后他狠毒的妻子借此編造證詞想治他于死地。

后來的故事情節就比較讓人高興了,公爵律師神奇的得到了證據,證明妻子和Max謀劃私奔,信中妻子說要作假證詞把沃爾送進監獄。然后理所應當,她受到所有人的鄙視,她“無辜的”丈夫被無罪釋放。但是,在宣布無罪釋放的時候,妻子卻在法庭門口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然而閉庭后,公爵律師聽妻子說,她通過這種方式讓沃爾獲得無罪,因為她以妻子的名義做的證詞是不可信的,只有這樣,她的證詞被推翻,人們才會認為沃爾是無罪的。

公爵律師問,“你為什么不相信憑借我的實力可以幫他獲勝?”

妻子說:“因為他就是有罪的,他殺了人,我說的都是真的,是他乞求我說只有我能救他。”

這時沃爾換了一個人,帶著狡黠的表情出現了,他說感謝公爵律師為他做的一切,自己會花錢請他幫妻子的偽證罪辯護。說完,沃爾抱著另一個女孩準備一起旅游。

直到這個時候,觀眾才醍醐灌頂恍然大悟,原來沃爾只是把妻子作為幫自己擺脫這場麻煩的工具,妻子則在悲哀與憤怒之下用刀子殺死了沃爾。公爵律師把一切都看在眼里。

旁邊的人說:“她殺了沃爾。”

公爵律師卻說“不,她處決了沃爾。接下來,我為她辯護。”

《控方證人》無論從劇情、臺詞、演技三方面牢牢抓住觀眾的注意力,法庭辯護的部分更是高潮迭起精彩不斷,雙方你來我往開始了一場口若懸河、扣人心弦的激烈辯論。影片中四次的精彩反轉可以說讓電影全程沒有尿點。幽默風趣的人物臺詞,環環相扣的推理判斷,無論是從影片的構思到畫面的質感,如果不是黑白畫風,你很難想象這是一部誕生在1957的電影。

英國電影的氣質是非常獨特的,那種滲透進骨子里的幽默感無處不在,使整部電影看起來相當的輕松。扮演大律師的查爾斯·勞頓的演技更是可圈可點,尤其是他為得到一支雪茄而做出的滑稽舉動更是讓人忍俊不禁,他幾乎承擔了電影所有的笑點,那樣的高齡仍然能把劇中人物演得精妙傳神,至今讓我們感受到演員這個行業值得尊敬的地方。整部影片是喜?。珣乙傻亩ㄕ{,事實上也確實做到了將兩種風格完美的融合在一部電影中。

這部巨作的導演正是好萊塢鼎鼎有名的比利·懷德。與他同時代的另一位領軍人物卡梅隆曾這樣評價他:“他用一種愛的世界語講述,充滿智慧,又帶有俏皮的火花。對所有影迷和想學習生活之美的人來說,條條大路,都把他們指向比利·懷德。”

最后,讓我們感謝黃金時代的好萊塢,為我們留下經典,至今仍可津津樂道。

掃一掃關注“電影界”微信公眾平臺

掃一掃進入移動端瀏覽